【手动斜眼3】MCU责任体系与Tony Stark

排每一个字 我真是ballball某两个双标dog导演放过MCU铁 他本该棱角分明不轻易妥协。

卷子:

说得太好了,我和基友讨论过MCU铁干脆彻底黑化变成绝境黑铁算了【不要打扰我做梦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前言:




在上一篇中讲到了美国队长Steve Rogers的性格定视,这一篇要讲一讲和他光辉正义的人设完全相反的“背锅侠”Tony Stark。




如果说蝙蝠侠Bruce wayen是让我觉得“当英雄当得像个反派”的人物,那Tony Stark一定是那个让我觉得“当英雄还不如当个反派”的人物了。








相关阅读:




【手动斜眼】系列第一篇:如何评价美队3+OOC问题讨论




【手动斜眼】系列第二篇:美国队长Steve Rogers的性格定视








Attention:




本文所述的人物、剧情根据完全来自MCU电影,人物形象也是MCU形象,讨论也仅限于MCU人物,不包括漫威漫画形象,因为我漫画看得很少,无法从漫画当中举证。












正文:




说到钢铁侠,和上一篇说的美国队长不同,MCU还真没太多的固化钢铁侠的人物形象,有的时候反而相当敢于塑造各种不同的钢铁侠。当然我绝不是在说因为钢铁侠的背锅人设太方便了像狗皮膏药一样哪需要就可以贴在哪【doge.jpg




本篇文章就不再像前篇那样讨论人物的性格定视了(反正也没啥定视的),我们来说说钢铁侠的性格悲剧和MCU世界的责任体系。












本篇第一个部分,Tony Stark这个人物的形象和他的人物关系。




首先咱们要承认,MCU铁人的性格确实不讨人喜欢,以他那个贱嘴,会被人记恨上是很容易的事,尤其是钢铁侠1中那个嘚瑟的小胡子土豪形象,简直从头到脚都写着“讨人厌”:不守时(要军方和飞机等自己),无组织无纪律(不去领奖去赌场),对待身边的人一副不上心的样子(不记得pepper的生日,人家生日叫人家自己买生日礼物,不和小罗坐一辆车还讥笑人家那辆是闷罐车)等等,甚至在钢铁侠1开场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对自己军火商的身份毫不介意,还振振有词(台词是“我认为所谓的安全就是拿着一根比别人更大的棒子”,言下之意是自身强大带来的威慑力才能保证安全)。同时在钢铁侠2开场他明显膨胀了,纵容粉丝们搞个人崇拜(把pepper收藏的画作全换成了钢铁侠粉丝的作品),生命受威胁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求助于同伴而是放纵自己耍混蛋……这样的人,说句真话,确实是个混蛋。




但是为什么粉丝知道他是个好人,知道他的内心非常善良?很简单,因为观众是上帝视角。我们看电影的时候,电影会全方面展现人物性格,各种心理活动各种独白都会展现给你,但是剧中人并不是上帝视角,剧中和Tony Stark接触的人们是不可能看到他的心理活动,不可能听到他的独白的,甚至不会注意到电影特意展现给观众的细节和特写。剧中人所看到的,就和我们现实生活中接触他人一样,是对方愿意展现给他们的样子。很遗憾,Tony Stark在人前总是一副混蛋样,他口是心非,他得理不饶人,所以哪怕知道他内心世界的观众觉得他再好,剧中那些只和他表面接触的人物也会觉得他是个混蛋。




这就是Tony Stark最大的悲剧,他的表象将自己保护的太好,以至于永远无法让人看透他的内里。著名喜剧演员陈佩斯曾经说过“喜剧都有一个悲剧的内核”,Tony Stark光鲜的外表下有一个悲剧的人设,他的所有意气风发,他的所有油嘴滑舌,他所有外表上的风趣和幽默,都对应着他真正内心的孤独和困苦。




在复联2中有一个细节,复仇者讨论(争吵)奥创的时候Tony Stark提到了复联1里自己扛着核弹进虫洞的事(这件事对他影响非常大,他已经在不止一个场合,不止一部电影里提起了,也是他PTSD的根源),他问了一句“你们记得(这件事)吗?”,当时战争机器罗德直接回答“不记得”。虽然这只是一个日常斗嘴的细节,小罗不可能真的不记得,大家都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为什么他会随口就否定呢?答案是:要不Tony Stark老把这件事挂嘴边,说的大家都烦了(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一个PTSD患者会把自己的创伤致病因挂在嘴边);要不就是这才是复仇者的日常,他们习惯性的对Tony Stark说NO,习惯性的和他争执,就算他说的是事实,也要带着玩笑的态度否定他。




我们在网上总能看见有粉丝为他愤愤不平,觉得为什么复仇者中就没有人对他好,就连我的一位直男朋友在看完美队3出电影院的时候也跟我唠叨“复仇者太不拿钢铁侠当人了”……我仔细想了一下,这么觉得的人可能习惯了日本动漫里融洽热烈的同伴关系,或者是将同人里融洽的关系带入了MCU。可以很确定的说,在MCU里复仇者的关系根本就没有同人里说的那么好,而Tony Stark在这个集体里,甚至是个有些边缘化的自大狂。




要看人物关系,我们可以以领导者Steve Rogers为例,从MCU电影中我们能看出他与各个角色的亲密程度(仅限于MCU拍出来的剧情,不排除那种不在剧情内但是说不定人家关系也很好的,但是那种无法举证,不作考虑),首先与美国队长关系最好的:黑寡妇(从美队2开始就成了很好的朋友,甚至在Peggy的葬礼上安慰他),猎鹰(从美队2开始)。冬兵(青梅竹马);美国队长很关心的:红女巫(一直被当成孩子照顾,美队3中还特意去安慰她);能够毫不犹豫帮助美国队长的:鹰眼(美队3中二话不说站了team cap),蚁人(同上);喜爱/崇拜/需要美队的:寇森(这个不用说),小蜘蛛,钢铁侠(美队3中对他说我们需要你)……通过这个分类,我们可以看出复仇者以及其他角色对Steve Rogers的好感度阶梯,也能看出,作为一个纯正面人物(不要提复联2里的‘阴暗面’,那概念就是说出来嘴爽的,电影最终也没描写)Steve Rogers拥有着复仇者们从里到外的好感。




但是我们仔细想一想Tony Stark身边的人,除了pepper,小罗等在他个人电影里出现的人物,复仇者中几乎没有一个人对他表达出好感和善意(其实仔细想想,pepper和小罗对他表达的不满也比善意多),不要觉得我耸人听闻,是真的,仔细过滤MCU的电影后会发现,复仇者中没有一个人正面的,直接的,毫无遮掩的对Tony Stark表达过善意和赞同,就连复仇者中和他关系最好的Bruce Banner,能表达的对他最大的支持也只是默默的陪着他搞科研。所以说为什么在美队3一开始黑寡妇说自己意见和Tony Stark相同时Tony Stark会那么惊讶,我们可以猜测是因为复仇者中直接表达赞同他的人太少太少了,大家和他自己都习惯了否定、质疑、调侃、挖苦,以至于与美队私交非常好的黑寡妇赞成他的时候他惊讶得像看见了飞天鲸鱼一样。




一个事实:MCU这么多电影,从没有一个复仇者对Tony Stark说过we need you,I trust you或者其他正面的评价,也许只有复联2的结尾,雷神Thor不带恶意的……拍了拍他的肚子……




在队友的好感度阶梯上有这么大的差距,难怪美队3里复仇者几乎都站了team cap,而站在钢铁侠这边的除了多年的好友小罗,只有他自己的造物(幻视),并非支持他只是出于折中考虑不想分裂队伍的(黑寡妇),为报私仇加入的(黑豹),纯被拉来凑人头数的(蜘蛛侠)。在和黑寡妇提到Banner的时候,Tony Stark反问黑寡妇“你怎么知道他会支持我们?”,说明Tony Stark的内心里并不相信队友在这种时候会放弃伟光正的美队,转而支持这么混蛋的自己。




所以说,如果要回答愤愤不平的粉丝,只能套用著名反派蓝染惣右介的经典句式:“是什么让你产生了Tony Stark很受复仇者欢迎的错觉?”就算他心地善良,就算他心怀愧疚,那也只是观众看到的,他在屏幕之外拥有众多爱好者,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却依然孤独。




人设的悲剧性决定了Tony Stark在决定打响这场内战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输了。












确定了钢铁侠的悲剧人物形象之后,我们来看看钢铁侠人设中最重要的属性——背锅,顺便讨论一下MCU的责任体系。




先说MCU的责任体系。说到责任,不得不提整个漫威的公认责任标准,那就是我们熟知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美队3中,小蜘蛛和Tony Stark解释的时候说:“如果你有(阻止坏事发生的)能力,但是你没有做,然后坏事发生了,那些(坏事)都算在你头上。”这是有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理念,那就是“只要你有能力,你就必须扛起责任并付出努力,无动于衷和冷眼旁观都是罪恶”。这个理念很理想化,从理想化的意义上来说我虽然知道这样的理念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但是我个人依然不赞成它,因为现实中没有任何道义和法律规定强大的人一定要将自己的力量用于保护。强大是一种天赋,不是义务,这些天赋者拥有使用和决定如何使用天赋的权利,也拥有不使用的权利。他们可以选择保护,还可以选择破坏,也可以选择啥都不做,这是当事人的自由,舆论和理念再怎么敦促,最终选择权也依然在个人手里。没人能够强迫他们做出选择,我们只能对他们的选择做出定性:那些将自己的力量用于保护他人,保护社会的人,我们称之为英雄,用于破坏的我们称之为坏人,什么都不做的,我们称之为普通人。




正如BVS中超人被多方怀疑的时候,母亲Martha对他说“成为他们的英雄,丰碑,守护天使,成为任何他们需要你成为的人,或者什么都不要成为。”Martha想告诉超人的是,你从未亏欠这个世界,如果他们不能理解你甚至伤害你,你有权选择做一个普通人。以我个人来看,BVS中的这段剧情比MCU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更加人性化,因为他保留了能力者本人的选择权,当然MCU毕竟不是DCEU,Tony Stark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待遇。




不过还好,成长于漫威的Tony Stark是一个愿意承担责任的“四有”好中年,自从他成为钢铁侠之后,就一直对承担责任很热心,其中包括属于他的责任和不知道为啥就成了他的责任的责任,而MCU也非常默契,毫不客气的用责任砸了他一脸,因此,便有了背锅侠




Tony Stark的背锅属性可以说是MCU塑造的最登峰造极的被动技能之一,他的吸锅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万磁王,在万磁王还在挥舞小手飞体育场的时候,MCU的Tony Stark已经能把漫画世界的锅都吸来自己背着了。




最好的例子无非是复联2将本是由初代蚁人Pym主创的奥创套在了Tony Stark的身上,让他在电影里背了一个大锅。而整部片子丝毫没有在这个设定上展现出一点点不自然,就好像电影在告诉观众“别担心,以Tony Stark的性格,他干得出这种事”。而性格设定为“温柔沉稳,可靠克制”的Banner博士虽然也全程参与了制造奥创,但是很明显电影里里外外都已经将这个锅扣在了奥创计划发起方Tony Stark的头上。




这里提到了另一个深受“性格定视”影响的角色:Bruce Banner。作为绿巨人,他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在复联2电影中他被红女巫刺激后砸了瓦坎达半条街,又和反浩克装甲在对抗过程中继续砸了另外半条街。尽管电影没有苛扣Banner表达悔意和内疚的镜头,但是整片的走向都非常自然地不将破坏力巨大并且确实破坏过不少设施街道的绿巨人作为一个“可用于批判”的反面形象,而是给予他足够的同情与理解,而这一切仅仅因为他的设定是一个好人,一个温柔的好人,而不像Tony Stark的人设是一个刻薄的,自大的,目中无人的形象。因此温柔的好人Banner做错事时可以获得同情与理解,而刻薄的Stark即便出发点是好的,做错事时也会受到苛责和贬低。




其实平心而论,我很感谢有Banner这样一个正面的好人形象和钢铁侠一起站在“科学家”这个定位上,除了在同人里Tony Stark能多一个可靠的后盾之外,在一贯“表面上爱科学讲科学秀科学实际上一有坏事就怪在科学头上”的MCU世界里,Tony Stark所代表的“未来科技势力”因为有了Banner,可以在无尽的背锅历程里分享到一点点正面影响。




在MCU中,科学家背锅的概率远远高于其他人,而科学家Tony Stark的从爹那一辈起,就各种背锅,祖传三代,锅锅相传。




为什么科学家特别容易背锅呢?因为MCU的思维是“创造者最该被谴责”,而不是“使用者/实施者应该被谴责”SI的武器的创造者是Tony Stark,就算流水线生产、市场、营销不是他搞的,他也必须为自己公司的武器负全责;同理,复联2中奥创事件的契机其实是红女巫的心理战术,但最终还是创造者Tony Stark的责任,包括被奥创炸掉的索科威亚自然而然也归到了Tony Stark的头上,尽管真正动手实施的是奥创。说白了,MCU的世界里,咎责往往只抓第一个环节,责任都在创造者身上。




作为科学家,Tony Stark自然是一个教科书式的创造者,他的创造力是惊人的,无论有事没事他总是在搞新东西,他沉醉于科技,而科技这玩意……相信很多人在初中政治课里学过“科技是一把双刃剑”。科技本身无法定义它自身是好还是坏,是科技的应用决定了它的好坏。因此常年和科技这把“双刃剑”形影不离的Tony Stark自然也就站到了“难辨好坏”的立场上了。




在MCU的背锅名单上,仅次于科学家的,还有商人。在《钢铁侠》1、2、3,复联1、2中,Tony Stark一直为自己军火商的过去怀有愧疚,这种愧疚甚至是他成为钢铁侠的最初动机,Tony Stark非常自然的把死于自己制造的武器下的人命当成自己的罪,作为科学家+商人的背锅集合体,他除了要背制造的锅,连销售(钢1里SI的武器其实是被非法交易了)的锅也是他的。其实如果说Tony Stark最初对SI贸易的不上心和对Obadiah的疏忽也是导致SI的武器非法交易的因素,那尚且可以说Tony Stark有锅,但是MCU的价值观没那么具体问题具体分析,MCU更倾向于非常自然的认为“用刀杀人,错在造刀者”。比如说复联2中,红女巫wanda姐弟的指控就完全是“用刀杀人,错在造刀者”的完美重现,操纵武器者连提都没有提及,倒是武器制造者被指责抗下所有责任,说得好像Tony Stark不做武器,操纵者就不会用其他人(说不定是Hammer Tech.)做的武器轰炸索科威亚似的……而同样被作为“武器”使用的冬兵在美队3中得到了剧情和剧中人的原谅,也再次证实了MCU的“用刀杀人,错在造刀者”,造出并指使冬日战士的“造刀人”和“使用人”九头蛇承担了所有的责任,而实施者冬兵则站在受害者的立场上。




很多观众可能不理解美队3的处理,他们认为冬兵毕竟亲手执行了那些任务,为什么不需要承担责任呢?其实MCU的思路很简单:任何因为不能自控而造成的悲剧都不应该怪在当事人头上,变成绿巨人之后不能自控的Banner是这样,美队3中不能自控伤及平民的红女巫也是这样,美队3中被洗脑的冬兵亦是如此。




而钢铁侠坏就坏在,他都是能自控的状态下铸成大错的,这个要命的设定导致给他洗白比洗蜂窝煤还难。尽管观众知道PTSD会影响人的情绪和心理,尽管剧中人知道红女巫能引出内心的恐惧,但是谁叫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是清醒的呢?你也出去给人洗个脑不就好了?唰啦一下,都不是你的责任了。












讨论过MCU的责任体系之后,我们再来说说MCU经常使用的一种描写方法:通过受害者家属烘托罪恶感。从MCU崛起的钢铁侠1开始,就已经出现了这种方法,因为非法贸易获得了SI武器的KB分子在中东大肆横行,Tony Stark在电视上看到了当地居民的惨状之后忍无可忍,穿上战甲成为了钢铁侠。电影中无论是哭喊父亲的儿童还是惊恐的妇女,都是直接增加主角负罪感从而转化为动力的催化剂。




这种描写手法其实很常见,BVS当中还直接让一位受害者家属讲出了一段掷地有声的台词来忽悠大超和老爷对立(咦?)但是到了背锅侠Tony Stark这里,这种“由受害者家属给人物施压从而激发人物的动力”的手法就有点变味了,尤其是……当Tony Stark也成了受害者家属的时候。




我们可以给这种设定起个名字,叫“受害者家属效应”。在美队3当中,一共出现过三个受害者家属,分别是开场不久的索科威亚受害者家属,国务院黑人女士、影片高潮部分的Stark受害者家属,Tony Stark、以及影片结尾的索科威亚受害者家属,泽莫。




有意思的是,影片用电影语言对这三个受害者家属的态度可谓是千差万别,国务院女士的出场虽然短暂,但是作为促使铁人签协议的重要触动因素,她的形象被影片塑造的肃穆、愤怒并且充满控诉(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正常甚至正确的受害者家属形象,后面两个明显不正常);而作为Stark夫妻谋杀事件的受害者家属,Tony Stark在整个影片中都被影片以电影语言给予了不赞成和不支持的态度,无论是片中其他人对他的态度,还是剧情走势对他的“宣判”,都将他塑造成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形象;而到了真正“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并且做了坏事”的泽莫这里,影片又一改之前对待Tony Stark的不赞成态度,转而流露出一股深深的同情,这种同情直接通过黑豹最后的放弃复仇以及剧情给泽莫足够的时间对死去亲人进行详细描述表达出来,就像现下网络媒体老喜欢挖掘犯罪者悲惨的童年或者拮据的生活,用大篇幅重现这些“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给人一种“他做坏事也是迫不得已”的感觉。




所以,对于美队3这样一部双标甚至多标的电影,我觉得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导演你俩开心就好。












如今MCU的电影越来越简单粗暴了,不说对人性进行复杂的刻画(一般的商业片也做不到这一点),连基础的双向讨论都没有了,单面的人物,简单的剧情,直接的后果就是Ross将军(也就是红浩克,Bruce Banner的老丈人)这种在漫画里颇有争议但是也极具战略头脑和领导才能的人物到了美队3里从头到脚都被塑造成个一肚子坏水的官僚形象。




而Tony Stark从钢铁侠三部曲一路走到美队3,一身毁誉参半不说,如今俨然已经成为了MCU“三类人”之一:好人,坏人,Tony Stark。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MCU系列电影中,唯一一个给Tony Stark非常正式的正面评价的,竟然是美队2中披露九头蛇身份的那个议员(就是老和Tony Stark作对,但是因为茶叶蛋局长的人脉不得不给他颁奖的那个),在钢铁侠2的最后,他被迫给Tony Stark和小罗颁发奖章的时候那段口是心非的颁奖词,是整个MCU中Tony Stark作为超级英雄唯一一次收获的成文的、完整的正面评价(疯狂的粉丝嚷的那些除外),而这段评价竟然是从一个九头蛇成员口中所说,真的是非常讽刺。




在那之后他攻破AIM,拯救总统,粉碎满大人,虽然他依然从事着超级英雄这份没有工资的高危职业,却再也难以得到超级英雄应有的欢呼和喝彩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质疑和谴责。钢铁侠3中他远程操纵装甲在坠机之时救下了一票乘客并让他们安全降落在水中时,面对那些乘客的欢呼他露出的笑容恐怕是MCU截止至今他最后一次笑的那么开心,随着复联2和美队3的剧情深入,留给他的只有一次一次的认错和背锅。




对于钢铁侠这种“我活着就是罪”(请自行脑补杀马特大头贴233)的背锅侠来说,最深层次的悲哀大概是:他总是活着。他甚至没有漫画616美队那样死去的权利,在漫画里尚有让棺材飞向太阳系的浪漫结局(是的,这样的结局跟千夫所指比起来已经很浪漫了),但是在MCU的每一个背锅侠的故事里,他总要活着承受一切。












在本篇的最后,还是要对Tony Stark表示一下同情。




平心而论,作为一个粉,我并不是很合格,因为我也经常拿他的背锅当梗玩(捂脸.gif)……但是在我这种喜欢反英雄远远超过英雄的黑粉的内心深处,我真心宁愿他保持着“就不合作,就不妥协,就不听话”的讨人厌设定,也不想他总是成为好人当中出的那个“叛徒”,我既不想看他在片中被塑造成一个迷途不知返的搅屎棍,也不想他(在需要博同情的时候)被塑造成一个莫名其妙被打脸打醒的悲情英雄。




说白了,反正已经是“黑恶势力”了,我宁愿他一坏到底,坏事做尽,然后——引用当代著名借鉴学家郭敬明的话——迎来一场盛大的死亡。






评论
热度 ( 532 )

© 兽耳与尾巴 | Powered by LOFTER